background
contact

联系人:华意电力市场部

联系电话: 027-87455964 027-87455965

邮箱:whhuayi@126.com

公司:武汉华意电力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武汉市东湖开发区高新四路40号葛洲坝太阳城11号楼2层

企业新闻    
首页 > 新闻资讯 > 企业新闻

风电并网梗阻致“弃风”难遏

发布时间:2014-08-14 09:00:00 浏览次数:3299

近日,国家能源局召开会议透露,“十三五”能源规划拟用两年左右时间编制完成。在新能源方面,“十三五”期间要大幅提高可再生能源比重,其中到2020年,风电装机将达到2亿千瓦以上,风电价格与煤电上网电价相当,困扰风电行业的“弃风”痼疾有望得到缓解。
    全球风能理事会秘书长史蒂夫·索亚日前公开表示,未来10年,北美、欧洲和中国将成为三个最主要的风能市场。
然而,不容忽视的是,风电和电网规划建设不同步、系统调峰不足、并网技术不成熟、就地消纳能力不足等因素,仍是风电并网的瓶颈。
    “风电行业的健康发展需要并网政策、补贴政策、监管政策和信贷政策的有效落实,国家层面、地方政府、龙头企业共同努力,将产能优化、结构调整工作尽快完成,如此一来,行业才会逐渐迈入稳步增长周期,弃风、产能过剩、规划失准、补贴不到位等问题也将随之解决。”中投顾问新能源行业研究员萧函8日表示。
    与电网规划不同步
    据统计,去年我国风力发电上网电量约1350亿千瓦时,但是,有多达162亿千瓦时的风电因无法并网外送或当地消纳被迫放弃,约占风力发电总量的一成。
    日前,国家能源局公布的今年上半年全国风电并网运行情况显示,上半年全国风电新增并网632万千瓦,累计并网8277万千瓦,同比增23%;风电平均利用小时数979小时,同比下降113小时;全国平均“弃风率”8.5%,同比下降5.14个百分点。
    尽管风电上网、消纳途径出现好转,但是“弃风”问题仍然是风电行业的顽疾。此次国家能源局召开的会议也重点提及解决这一问题。
    日前从山东电监办输供电监管处了解到,山东地处东部沿海,海岸线3100多公里,沿海岛屿数百个,风能密度大,年平均风速高,是我国风能资源最丰富的地区之一。根据山东省气象局此前的评估,全省风能资源总量为6700万千瓦。目前,山东省风电已呈规模化发展趋势,风电场开发规模越来越大,风电开发逐步从沿海滩涂向近海海域延伸,从沿海海域向内陆山区延伸,华能、大唐、国电龙源、华电、国华、中广核等大型企业集团陆续进入山东。预计到2020年,山东风电总装机将达到400万千瓦,约占全国风电装机的15%。 但是,“弃风”问题同样无法避免。
    山东电监办输供电监管处相关负责人透露,为了加快项目审批和开发进度,相当数量的发电企业将大风场分割成若干小项目,目前山东大量新建的风电场容量集中在4.95万千瓦至5万千瓦,由此带来了一系列问题,如风电接入系统难以统筹规划、统一建设;风电项目业主与电网企业沟通协调机制不顺畅,导致风电场建设与接网工程建设时间不同步等。
    2012年9月,国家能源局就已经发布了《风电发展“十二五”规划》,但电网的发展规划却明显滞后。国家电网公司发展策划部副主任张正陵对媒体表示,导致“弃风”有风电技术、系统条件、体制上煤电计划的问题,也有电网滞后的原因。风电开发规划要和电网规划相衔接,但是前些年这方面做得不够,有了风电开发规划却没有电网规划。
    “风电行业发展速度太快,风电项目的增长率已远远超过电网公司的并网能力,风电项目和电网项目‘不同步’使得‘弃风’现象较为常见。”萧函说。
    电网调峰难题
    “另外,风电项目稳定性较差、对并网技术要求较高,并网技术尚无法与之有效对接,使得部分电力无法纳入电网系统。”萧函说。
    上述山东电监办输供电监管处负责人也表示,“风电集中大规模接网对电网安全运行带来更多挑战,导致电网调峰能力明显不足。”他说,由于风电的可调节能力较差,大规模集中并网后必将加大电网调峰调频的控制难度和安全稳定运行的风险,对电网的安全性、适应性和资源配置能力等提出了更高要求。
    据统计,风力发电多半集中在用电负荷后夜低谷,反调峰特性明显。特别是当风力发电形成一定规模后,需要通过电网中的其他电源进行综合调节。
    “目前山东单一风电场规模相对较小,一般就近接入城乡配网,电网基本上就地消纳。但随着山东风电场建设进度不断加快和建设规模不断加大,风电对电网调峰、调压、稳定性、电能质量以及调度运行带来的影响将逐步显现。”上述负责人说。
    据了解,山东在建和开展前期工作的风电场大多集中在沿海滩涂和近海海域,电网网架较为薄弱,同时又远离负荷中心和电网主网架,一旦这些风电场大规模集中并网,山东电网消纳风电能力将明显不足。
    由于风电的反调峰特性,必须要有其他相当规模的火电等常规电源参与电力系统的调峰,才能保证电力系统全额消纳风电并安全稳定运行。因此大规模风电并网发电,必然增加常规火电机组调峰调频等辅助服务的负担,导致机组发电能耗、发电成本增加。
    据了解,目前对于火电为风电提供调峰、调频各类辅助服务尚无明确的补偿政策,绝大多数火电机组都是无偿为风电调峰调频,而鉴于目前火力发电企业全面亏损的现状,此举无异于“杀贫济富”。在上述负责人看来,应进一步完善火电等参与辅助服务的补偿机制,这是目前亟待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
    企业扎堆海上风电
    日前,青岛双瑞海洋环境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成功中标珠海桂山风电工程牺牲阳极供货项 目。由南方电网牵头招标的广东桂山海上风电项目,是广东乃至全国首个真正意义上的海上风电示范项目。
    此前的6月19日,国家发改委出台海上风电价格政策,规定2017年以前投运的潮间带风电项目含税上网电价为每千瓦时0.75元,近海风电项目含税上网电价为每千瓦时0.85元;2017年及以后投运的海上风电项目,将根据海上风电技术进步和项目建设成本变化,结合特许权招投标情况另行研究制定上网电价政策。这是我国首次为海上风电定价。
在内业人士看来,此举助推了海上风电项目的扎堆,将开启海 上风电建设的大幕。
    “相对陆上风电而言,海上风电更接近于用电中心,不易受到风电间歇性的影响,并网瓶颈没有那么显着。”一名风电企业人士说。
    在萧函看来,国外风电行业与我国极为类似,“弃风” 现象虽比我国略少,但总体来看也比较严重,德国、西班牙等风电大国的发展也遇到了诸多问题。而随着我国风电制造工艺不断完善、风电技术大幅提升,项目的建设成本将大大缩减,风电行业的竞争力也正在赶上并超过部分国家。